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舍翁的博客

老伴儿是吾妻,电脑为我妾,昼夜陪伴我,生活真快乐。

 
 
 

日志

 
 
关于我

生就一副文弱身,不慕权贵不拜金。一心常向书万卷,诗词文章是知音。退休中学语文教师,兴趣广泛,尤其喜爱文学,喜欢文学创作。愿以文会友。顺便在此声明:本博客除了标明引用的之外,均属原创作品,而且除了《武大郎 后传》是杜撰,其余都是田舍翁身边的真事,只不过为了避免麻烦,隐去了真实的人物和地点而已。不经本人允许,不得转载或作为他用。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田舍翁讲故事(28)  

2012-11-26 09:42:51|  分类: 我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萝卜脆生的不一样吃吗

       田舍翁所在的屯子里,有个高姓老汉,人们都叫他高老倔子。老两口子一辈子无儿无女,家住在生产队旁边,那时生产队有喂牲口的谷草垛,谷草垛的底子里有粮食。他家养了很多鸡,不用喂粮食,小鸡吃谷草垛里的粮食,每天下20几个蛋,那时候一个鸡蛋能卖七八分钱。再加上每年养两口猪,能卖四五百元钱。老两口子省吃俭用,年头多了,攒了两万多元钱。在那个年头,这可是个不小的数目。有一年快过年了,老伴上街办年货,买了五斤苹果。高老倔子看了,不高兴的说:“这么贵,买这个干啥,大萝卜脆生的不是一样吃吗?”从此,老伴就不再买水果了。而且,他们家每年都杀一口猪,肥猪肉都熬油,那时候农村豆油不够用,家家都是用肥猪肉熬的荤油贴补食用油。荤油是没少熬,总有个四五十斤。可是他们割舍不得吃,总是放哈拉(东北把荤油放过夏天而产生的一种怪味叫哈拉)了才舍得吃。老两口钱是没少攒,可是到死也没有享受着。最后被侄子、侄孙们擎受了。大家都说这老两口子是一对守财奴。他们做的对不对,活得值不值,田舍翁难以回答。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