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舍翁的博客

老伴儿是吾妻,电脑为我妾,昼夜陪伴我,生活真快乐。

 
 
 

日志

 
 
关于我

生就一副文弱身,不慕权贵不拜金。一心常向书万卷,诗词文章是知音。退休中学语文教师,兴趣广泛,尤其喜爱文学,喜欢文学创作。愿以文会友。顺便在此声明:本博客除了标明引用的之外,均属原创作品,而且除了《武大郎 后传》是杜撰,其余都是田舍翁身边的真事,只不过为了避免麻烦,隐去了真实的人物和地点而已。不经本人允许,不得转载或作为他用。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梨树人】之《从土匪到抗日英雄——金山好》  

2012-03-22 11:09:32|  分类: 梨树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土匪到抗日英雄——金山好

    金海山(?-1937)又名金山好,吉林省梨树县喇嘛甸子人。“九·一八”事变前,纠合数百人参加绿林队伍。打着“杀富济贫”的口号,但也时常抢劫平民,奸淫妇女,称霸一隅,为害地方,历届政府屡缉不获。9·18事变后,占中原、金山好部激于民族义愤,改“杀富济贫”口号为“抗日救国”。日军占领辽宁后,在昌图、法库、开原一带,举起抗日旗帜。不久与赵亚州合作,成立抗日总队,任副司令。1931年末到1932年初,曾攻打铁岭、沈阳等城。1932年5月接受辽北第五军区领导改编为独立团后,曾参加攻打双辽、通辽、康平、昌图等战役。其队伍到1935年下半年约有3500余人。12月转入开原、清原和西丰一带进行抗日活动。被东北民众抗日救国军任命为第三十九路军副司令。不久,加入辽宁中央地区民众抗日自卫队,为副司令。1934年3月,率队伍转入东边道地区坚持抗日活动,并接受杨靖宇领导。1937年春在汪清境内与日军作战中牺牲。

9·18事变前,在西城,清江,清源一带就有“占中原”、“金山好”、“青山好”、“大魁子”、“海龙”等胡匪武装在活动,虽然他们的打着“杀富济贫”的口号,但也时常抢劫平民,奸淫妇女,称霸一隅,为害地方,历届政府屡缉不获。9·18事变后,占中原、金山好部激于民族义愤,改“杀富济贫”口号为“抗日救国”。接着又先后出现了“平满”、“绿林好”、“不服劲”、“方国”、“大刀会”、“打天下”、“郑子营”、“保国队”等或是地方民团,或是部分有爱国心、不怕死的警察组织的形形色色的抗日团体。这些队伍先是各自为政,但因为武器落后,人员素质差,在跟日寇和汉奸队伍打仗时吃了不少亏,后来就时常联合在一起协同作战,打击日军小股部队,以及助纣为虐的日伪警察署和公安大队。这些杂乱的抗日队伍中,以金山好,蓝耀山,赵殿生最强。

在开原境内活动的被日本人称为“积年悍匪”的占中原、金山好部在“九·一八”事变后,激于民族义愤,改“杀富济贫”口号为“抗日救国”。于1931年11月21日在二社窝堡击毙伪警察柏相林、苏德林等十余人。12月11日夜间,开原县公安局(后改为警察署)局长程星五令警察大队长韩蓉萱率步、炮队150人,冒雪偷袭金山好驻地孟家寨。金山好闻讯,先敌撤出,率300余人连夜袭击了嵩山堡伪公安七分局,并将该分局举火焚毁。

    嵩山堡之战后,金山好部军威大振。这时有开原四寨子人陆子猷,以为日伪扩充大团的名义,自任该大团团长,从各村抽得马丁六十余人,组成一支骑兵队伍。组织停当后,率部起义抗日,陆子猷自报山头“绿林好”,率部加入了金山好部。金山好部力量发展壮大,日伪惊慌已极,惊呼:“匪真大胆,敢袭警所!”叹道:“匪久扰铁开两界,屡经日军警痛剿,前仆后继,剿不胜剿。”金山好火烧嵩山堡伪公安分局等抗日活动,使开原日伪如卧针毡,席不安寝,于是派部分伪警换上便衣,四处查访金山好部行踪,并破获了金山好部在开原的内线据点——开原镇大西关月盎西胡同郑公馆。义勇军战士七人被捕,损失八音手枪、六轮手枪各一支,子弹200余粒。

    金山好部在开原境内与日伪鏖战时,原开原公安警察方振国响应警务处长黄显声号召,在开原庆云堡、天桥山—带组织警察、民团,拉起抗日队伍,被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委任为辽宁抗日救国义勇军第三十六路军司令。方振国的队伍开始人数不多,后来,一些绿林队伍如“海龙”、“大魁字”、“青山好”、“平满”等都在共同的抗日目标下,捐弃前嫌,加入了方振国的队伍。但由于装备差,在与日伪作战中经常失利,方振国决定与昔日治安对手、声势较大的占中原、金山好部合作抗日,将所部合并于金山好的队伍。后来又一起合并于赵亚洲领导的抗日总队。金山好被赵亚洲任命为抗日总队副司令后,由方振国任原队大队长。(其部下也称其为司令)赵亚洲、金山好两部合并后,为统一行动,扩大抗日影响,进一步整肃了部队纪律。抗日总队之初,赵亚洲就比较注意部队纪律。在花豹冲东山二龙颠倒睡地方枪毙郭连田不只为争权,还因为身为义勇军给养处长的郭连田骚扰百姓,在牛蹄山霸占农民赵老七的漂亮妻子三天,被勤务兵报告,被赵亚洲亲手处决。赵、金合并后,驻地分散,兵员更多,必须整肃军纪,以获得群众支持。时恰有大队长方振国部下卫兵陈某,在三岔子二冲沟,持枪逼奸了李姓家的24岁媳妇。被害人到赵亚洲司令部报案,赵即令该妇女认人,终于在白袖标队里认出了作案人。抗日总队当即召集全体大会,由军法稽查处宣布罪状,当场枪决。对私自到三岔子郭家油坊索要钱物的一士兵,由卫队将其吊起,当众用劈柴棍毒打一顿。

    抗日总队还特别打击了佩戴红、白袖标,冒充抗日总队士兵抢夺民财,败坏抗日队伍声誉的土匪。有一次,章党百姓到抗日总队司令部告发其部下在章党持枪威吓妇女,当众抢劫民财。赵亚洲派卫队长李虎臣查明此事,李虎臣很快将作案人追上并击伤,经查竟是冒充抗日总队士兵的土匪。由于抗日总队纪律严明,连日伪也不得不承认, “赵、金现有众二千人,以大甸子为大本营,颇有纪律,不准招扰百姓……日闻滋事者三人,当场枪决云。”

    为雪马家寨之恨,解救被俘战友,打击敌人气焰,金山好、方振国部乘铁岭县“警队多派出分防四境,城内仅有百余人”之机,于1932年1月11日夜,分三路攻破铁岭城。主攻铁岭监狱的一路,于十日晚即潜入城内,隐蔽在东门里金店后院。午夜,与另两路同时发起进攻。主攻部队打开铁岭监狱,救出方振国老父及被俘战友,共开放人犯二百余名。另两路攻下了西门警务所和西关分所。日伪“张督察被打伤,分所警士死一名……”“二名看守受伤”,日本巡查部长郡山敏夫被击中眼部,第二天“贯目而亡。”放狱后,金、方所部纵火焚烧了狱署和监房。缴获长短枪107支,子弹一万六千发,奉洋及大洋二万余元及大量衣物装备等物。经过一番巷战,拂晓前,金、方部撤出铁岭城,向中固方向运动。

    当时,日本铁道独立守备队驻铁岭公园附近,宪兵队驻中央街。守备队长丸山定、宪兵队长藤川九十九、警察署长山猪重、日军驻铁工兵联队长成泽清命全城日伪“非常出动”,派日军150人和部分守城伪警尾随追击。为甩掉追击,11日,金山好部袭击了尚阳堡伪公安分局,焚烧了伪公安分局及日本殖民者在尚阳堡的房屋后,撤往八棵树一带山区,甩掉了铁岭日伪追击。一月中旬,金山好、方振国部从容地开赴沈阳附近,准备与友军共同进攻沈阳,攻沈阳计划夭折后,金山好率部返回开原马家寨活动。

    2月14日,开原伪警察大队长韩蓉萱率步、炮、骑兵200余人来攻。金山好部与之在马家寨展开激战,战斗从上午打到下午三时,伪警队渐渐不支,这时伪警察署长程星武率队来援,金山好部以伤二人的代价给敌人以重大杀伤后撤出战斗,向抗日总队本部靠拢,于16日到达铁岭东部的大甸子附近。伪铁岭县警务处长李世荫、区警务局长王德振闻讯,会同伪保安总队长李万忠率队前往围剿。金山好派部分队伍将敌伪主力引开,于第二天早六时,突袭防守空虚的大甸子。大甸子警务所只有留守之警察数人,闻金山好部鸣枪进村,“逃往民户避险,见众匪举火到职局,将上屋五间房焚毁,将官发各种物品、文卷烧掠一空……”此战,金山好部所获甚多,缴获了警务所所有枪支弹药、器械、被装等物。

     为策应金山好部,赵亚洲抗日总队本部于2月初把日本大队及伪军主力吸引到铁岭东部,在鸡鸣屯与日本第五大队、第O联队及伪警察队展开激战。日本守备队开来了铁甲车助战,但铁甲车在山区作战,威力不大。赵亚洲部先打跑了斗志较强的伪警察队,然后与日军开战。此战打死日军巡官1名,士兵多人,缴获迫击炮2门;战斗结束后,抗日总队任命石门寨人、东北军旧部老潘为班长,利用缴获来的迫击炮,成立了炮兵独立班。赵亚洲、金山好、方振国会合后,李世荫伪警队与之交火,敌发现“铁县东南有匪二千。公安队四百名,日本守备队十名,二十三日抵城东南小屯交火,因匪势众,退回熊官屯……”,铁岭东部“山峰绵亘,树木参天,正是匪之根据地,”从此,他们再不敢出战。大甸子、催阵堡、李千户、三岔子、鸡冠山、白旗寨、上哈达、黄旗寨等大片山区,成了抗日总队的根据地。

    开原县伪政权成立后,日伪为加强对基层的统治,深入侵略,按伪奉天省统一规划,在农村实行区、村制,即把全县划分若干区,区设区官和警察署。以下肥地为中心的附近村落马家寨、柴河堡、靠山屯、黄旗寨、曾家屯等村划为开原县第八区。八区以区官和警察署长为头,成立了反动武装八区联庄会。联庄会在日伪授意下,名为保境安民,向老百姓任意摊派粮饷,实则是为日伪服务的反动地方武装。因此,在金山好打出抗日旗帜后,在马家寨与日伪军作战失败时,八区联庄会拦击了突围经过柴河堡的金山好部。八区联庄会当时在各联庄会中是势力较强的武装,有团丁(又称乡勇)三百人。直至后来栾法章自卫军抗日时,八区联庄会仍是抗日义勇军的一大威胁。时八区联庄会由各村会首带队,正驻柴河堡。

金山好、方振国、绿林好败退中遭受拦击,因损失了一些队员和小头目江北记恨在心。在攻破铁岭城放狱后,驻扎在铁岭大甸子一带。为报开原八区联庄会乘危拦击之仇,拔除伸入铁开边界山区的钉子,赵亚洲、金山好、方振国在大甸子召开会议,决定进攻柴河堡。他们先派队员、柴河堡曲六子回村侦察敌情,然后于3月3日夜,挑选六百名枪法好、身体好、胆子大的队员,分两路进攻柴河堡。

    3月4日(阴历正月二十八)晨六时,抗日总队以金山好、绿林好为指挥,发起对柴河堡的攻击。八区联庄会为防备金山好骑兵队,早已在村边大路上设下木栅栏等路障,金山好部在正面发起攻击后,遭到八区联庄会的顽强抵抗。村中百姓听到枪声,多数逃往山里。正在相持中,另一路从村北沟攻入村内,并放起大火来。靠山村会首戴明阳,下肥地会首韩秃子见状带队先逃,义勇军攻入街里。柴河堡会首李子元自恃枪法好,退到村里的大庙内顽抗,打死打伤了几名义勇军战士,被激怒的金山好命战士在村内要害部位联庄会办公的村公所及会首家放起火来,那天“风大道泞”,大火烧起后因风大连带烧着了三百余间民房,村北整个一条街全被烧毁。战斗至十点钟,靠山联庄会的金林芳带人在柴河堡村东山上放了几排枪,金山好恐开原县城日伪军来援,在击毙十余名团丁,缴了柴河堡联庄会的枪后,俘获了会首李子元(因曲六子死命保李子元不死,李子元幸免于死)。并俘村中大户人家及平民百姓家妇女十一人,俘团丁裕殿照等八人撤走。被抓去的妇女及人票当天到太平沟即大部放回,十一名妇女除一名姓王的家中无亲人跟人走外,全都放回。金山好部本系胡匪出身,为泄愤,竟对俘获团丁采用了残忍手段,在“江北”死难地李千户屯将团丁裕殿照双脚捆住倒吊在树上点天灯活活烧死,以祭“江北”。

    金山好、绿林好火烧柴河堡后,日伪大为震怒,立即派伪警队出剿。“月之四号,接有匪耗,马贼绿林好等众匪三百余名,由铁界窜至柴河堡。乡团势单,匪众披狂,昨日早晨已攻入,程警察局长得耗,大为震怒,立即调兵遣将……”“警队云集剿匪,大队长韩蓉萱氏(韩小个子)等于客冬率队在屯设立临时剿匪司令部……于昨(日)突闻柴河沟柴河堡于是晨被大股马贼侵入,该氏立统带骑兵二百名,追击炮两门,星驰往剿,于上午十时出发,一时至抵孙家台,飞奔柴河堡,谅此乌合之贼,不难刈除焉”。在伪警队赶到堡时,抗日总队金山好部早已撤回大甸子、李千户一带。可日伪竟吹嘘说:“县境各乡安堵,匪气消殇”。

    事后,当时的日伪报纸《盛京时报》以“匪扰柴河堡暴行续志”为题报道:“本月4日早7时,被贼头目金山好、绿林好等率匪一千余,攻陷该村,伤民八名,烧房二百三十余间,掠去团丁十余名,架去美女十名,奔铁岭大甸子盘踞。”日伪大肆渲染柴河堡事件的目的在于离间老百姓与抗日义勇军的关系,使一些不明真相的老百姓也和他们一样把义勇军称做“匪贼”“马贼”,当做“胡子”,以孤立抗日义勇军,达到最后消灭抗日力量的目的。而素质低,成份复杂的义勇军队伍中的一些人,损害老百姓利益的行为及乱杀乱烧的盲目行动也确实给了日伪以口实,在民族危亡的紧要关头,中国人民内部的这种内耗恰是中国人民对外战争中最可悲的一页。

1932年2月16日,日本关东军“东北政务委员会”发表了伪满洲国“建国宣言”。日本帝国主义分裂中国,企图长期独占东北的阴谋,激起东北人民强烈愤怒,在北平的“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发表了《敬告同胞书》,号召东北人民“揭竿而起” “拯救我同胞于水火”。同时指派在东北的秘密工作人员联络各地义勇军沉重打击日伪。

早在抗日总队成立后,赵亚洲听说卢广绩、王化一在北平成立了救国会,就派金孟华去北平找救国会联系。可金孟华这个败类竟从救国会领取一千多元钱后私逃了。金孟华虽未返东北,但救国会毕竟知道了一些赵亚洲抗日总队抗日的情况,派人带着委任状找抗日总队联系。

    这时,马占山将军在嫩江桥率军抗战,日军抽调兵力增援北满,沈阳兵力空虚,也就在这时,日本侵略者把清废帝溥仪从天津运到东北。预谋于3月9日在长春举行伪满洲傀儡政权执政的“就职典礼”,国联调查团也将来沈阳调查满洲实况。“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认为与日寇决战机会已到,即便不成功,也会在国内外造成重大有利影响。于是派沈阳分会的蔡介石、王鹏飞等人到各处传达北平救国会的密令:“沈阳附近各路抗日义勇军司令,届期率部围攻沈阳,以图光复省会。打击日军,务保民生。”

    时蔡介石、王鹏飞已打入伪靖乡安民会,遂以到铁岭“招降”赵亚洲的名义,于年三十从沈阳到铁岭,又由铁岭坐大板车(卡车)到张楼子与赵亚洲部“洽谈招降”一事。在此之前,蔡介石、王鹏飞二人已联络了活动在刘千户(今马刚)、望宾一带的于德霖第九路军。此次铁岭之行,是专程来传达东北民众救国会围攻沈阳的指示和颁发救国会委任赵亚洲为“东北民众抗日义勇军第三十九路军”司令、金山好为副司令的委任状的。赵亚洲接到委任状和救国会进攻沈阳命令后,为慎重起见,将蔡介石、王鹏飞用车接到三岔子,并在三岔子、大甸子召开了几次义勇军领导人的秘密会议,拟定进攻沈阳计划。共同制定了进攻沈阳城后“不许乱杀、乱抢和奸淫妇女,行动听指挥,违者处死”的纪律。同时又相约,打到日本站(沈阳南站)抢日本人的东西武装自己。为了进攻沈阳,抗日总队做了一定物资准备及军事准备,接收大甸子油坊,“油坊归匪办。油供食,饼则喂马,铁炉制铁掌忙……。”他们留王鹏飞为攻沈阳联络员,让蔡介石回沈阳组织内应。

    此时,沈阳日伪还蒙在鼓里,《盛京时报》2月19日报道说:“兹闻蔡介石业于古历除夕与匪首赵亚洲、方振国、金山好等接洽协妥,令该匪等先撤退(铁岭)城南五十里之三岔子地方,等候办理招抚手续……”蔡介石回沈后,抗日总队派军匪处长王立中、传达处长王子安会同王鹏飞以买药为名,化装到沈阳和蔡介石取得联系。蔡介石回信说:“沈阳市内日军很空,大都调至北部打马占山去了,如打沈阳可立即行动。”并指示打沈阳时,要赵亚洲第三十九路军和于德霖第九路军为主力由东面进攻;刘海泉部、吴三胜部由南面进攻;项青山、老北风、耿继周部(均为辽西义勇军)从西面进攻,留出北门让敌人有逃路,以免死守待援。赵亚洲、金山好得信后,在大甸子召集方振国、长江好、不服劲、东边好、打天下、九洲等人讨论攻城计划。决定由金山好率一千先头部队进驻沈阳东郊辉山;长江好率六百人为后续部队,进驻望宾屯;于德霖部进驻伯官屯;赵亚洲指挥部驻彭楼子;其他部队经旧站攻东陵,从马倌桥方向挺进沈阳。

    抗日总队成立后,日伪为围攻抗日总队,在大甸子、三岔子等外围村落,普遍建立了反动地方武装“东北大会民团”,简称大团。其中沈铁抚交界的百贯屯、望宾屯一带伪大团以横道河为界,专事骚扰抗日总队。赵亚洲部曾与伪大团在想儿山、横道河等地多次交火,多次严惩伪大团。一次,横道、百贯、古砬子、望宾伪大团在大队长缪继福率领下,拉三车麻秸东犯,准备火烧抗日总队第三队队长兴玉生的家乡武家沟,扬言要烧胡子窝。伪大团在武家沟村西转山子被赵亚洲部伏击,被俘团丁11人、机枪一挺。赵亚洲部放回俘虏及所缴武器,以示友好。同时,恩威并重,派总炮头肖品山放火烧掉了横道河大团头面人物尤伟臣、朱向武等的房子。由于抗日总队力量不断壮大,伪大团及伪警所已不敢轻举妄动。为顺利进抵沈阳,赵亚洲到彭楼子后即写信给伪“东北大会”沈阳的会长赵鼎臣,申明爱国大义,要其届时让道。赵鼎臣虽拥有伪大团武装,但也不敢得罪义勇军,只好暗中与义勇军通气。接到赵亚洲信后,答应将西部队伍撤至古城子,东部撤往肥牛屯,让出由百贯屯、辉山进攻沈阳的大道。

    此时,义勇军获悉溥仪在日本侵略者扶植下,3月9日要在长春就任伪满洲国“执政”,改长春为“新京”,改民国二十年(1932)为伪“大同”元年,定伪满国旗为红兰白黑满地黄……。为打击日伪气焰,义勇军决定3月10日晨进攻沈阳。9日,赵亚洲在彭楼子召开了军事会议,决定10日拂晓,金山好、长江好率先头部队从小北门、大北门进攻工业区,然后直取浪速通大街,攻下日本关东军司令部,活捉关东军司令本庄繁。(实际此时本庄繁在长春,不在沈阳)

    赵亚洲率大队从小东门、大东门进军兵工厂,然后会攻浪速通大街的关东军司令部。

    3月10日拂晓,义勇军发起了对沈阳的进攻。金山好部窃取了敌人岗哨的口令,化装成伪靖安军,穿伪军服装,佩戴伪警备一旅臂章,由反正的梅翻译做向导,提前于晨三时冒雪迅速混进了大北边门。缴了守城门日军岗哨的械后,把尚在梦中的伪警队缴了械,并乘机占领了伪沈阳市第十一警察分局,击毙了伪分局长张振东、董建业,击伤伪警及日军哨兵十余名,将该分局所有警察全部缴械。金山好命将缴获的150余支枪及各种器械装上随来的马车和缴获来的汽车运往东山。沈阳市人民听到义勇军攻入城里的消息后,抗日情绪顿时高涨,他们张贴标语,欢迎义勇军攻打沈阳,有的积极支前……

    金山好对被俘的二百余名伪警察训话说:“我们奉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命令来接收沈阳,与你们警察无仇,只要放下武器,一律不加伤害……”日伪《盛京时报》载文说:“赵之副首领金山好,对警察演说,振振有词,堂皇正大,足以欺骗头脑简单之警士……”;随后,金山好部张贴了许多揭露日本侵略者罪行和警察汉奸不得为非做歹的布告和“打倒满洲国!”,“驱逐日本人!”等标语,吹起了进军号。军号“发音甚正,”义勇军发起了对城内的进攻。天亮时,赵亚洲部从小东门攻入沈阳城,在城门附近,受到了市民的热烈欢迎。

金山好部虽攻入城内,但因提前抢先攻城,后续部队未展开发起攻势,形成孤军深入,也过早地暴露了攻城意图。使日军得以调动守备队、伪警队及前几天从营口调来加强沈阳防务的汉奸王殿忠正规伪陆军一旅,组织反击。致使从西面进攻的耿继周的“君子仁”部经三家子、塔湾久攻小西门不下,转攻大北门又受阻,激战三小时不得进展,只好退回新民。南路刘海泉部攻入市区不远,即斩杀头几天俘获的两名日军祭军旗。然后挺进小河沿一带,但由于和友邻失去联系,情况不明,不敢冒然深入,不战而退。东路赵亚洲部前锋经王子安引路,掐断东门一带电源线后,进到小东门,在受到人民群众欢迎后,守城门警队在队长率领下将枪架起投诚。部队顺利通过小东门,但尚未进到兵工厂,就遭到汉奸王殿忠部伪奉天暂编陆军步兵第一旅的阻击。后续部队又因在旧站袭击了日军正在运行的军列,暴露了集结地点和进军路线。日军遂派飞机七架轮番轰炸后队义勇军。炸得战马狂奔,冻块乱飞,义勇军除少数东北军旧部外,多系由农民组成,从没见过这种阵势,顿时溃不成军,各部之间失去联系……之后,留下这样一句话:“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飞机拉粑粑!”

    项青山、老北风部在约期根本没出兵攻沈阳,各路义勇军无法在沈阳会师,相继退出沈阳。金山好部在攻到太清宫和交通银行胡同时,遭到日军守备队、伪奉警在厅长齐恩铭乘车督战下,双方展开了激烈的巷战。金山好部虽击毙日军数十名,俘十余名,遣散、击溃伪警无数;缴机枪四架,载重汽车三辆,小汽车一辆,电汽自行车两辆(摩托车),但因后队长江好、于德霖部没跟上来,所部均系骑兵,巷战不便,弹药将尽,加之一部分胡匪出身的士兵在战斗间隙离队向商号、居民行抢,失去了群众的支持,不得不退出沈阳。撤退时,天已近午,金部扬言说:“我们回去吃午饭,吃过饭还来!”吓得沈阳日伪心惊肉跳,又气又恨,军警每日戒备森严,“城门延至九时开放”。伪奉天市长、汉奸赵欣伯发布布告恶狠地说:“不峻法不足以寒匪胆,拿获匪徒就地正法。”并调王殿忠的伪奉天暂编陆军第一旅“拱卫奉天市”;调伪靖安军汉奸李寿山部开驻辉山。

    这次进攻沈阳,抗日义勇军伤亡较大。抗日总队里黄中队长等牺牲,秘书处长王子安等十几人被俘。此次进攻沈阳城,虽因友军失约,没有重武器及充足的弹药,伤亡较大;加之联络手段落后,纪律松驰等没有成功,但却沉重打击了日伪气焰,显示了辽北人民不甘当亡国奴的反抗精神。尤其战斗发生在溥仪就职伪执政的第二天,国联李顿调查团即将来沈之际。中国军队第一次有组织、有计划地主动进攻日伪盘踞的大城市,在国内外产生了重大影响。当时,远在江西瑞金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机关报《红色中华》报也在3月16日显著位置报道了“东北义勇军大举进攻沈阳”的消息。

    抗日总队在大甸子反围剿后没得到任何休整和补充。粮草、弹药耗尽,附近又无友邻义勇军支援。为了获得弹药补充,决定向伊通县方向突围,向活动在吉林伊通的果立轩部靠拢。抗日总队从大甸子出发,且战且走,在上韭菜峪与伪军交战一天,义勇军损失惨重,只好继续向东突围。张大麻子沿张楼子、催阵堡、大甸子、鸡冠山、柴河沟一线紧追不舍,抗日总队行至清河沟、柴河沟上游,在开原、西丰、清原交界地带,被敌人完全包围。三千多义勇军将士在内无粮草弹药,外无任何救援的绝境下,与数倍与我的优势兵力及装备精良的敌人展开了浴血苦战,终因敌众我寡、优劣悬殊,血战失利。义勇军战士在清、柴河沟一带“遗尸遍野,河水尽赤……”

    赵亚洲率部分队伍撤到清原县夏家堡附近的下老坎一带时,被张大麻子队、曹团陆军、于芷山伪军包围。在此关键时刻,日伪又调来铁杆汉奸邵本良部投入战斗。邵本良是兵痞惯匪,“九·一八”事变后,认贼做父,卖身投靠日本帝国主义。日本侵略者特把从沈阳兵工厂劫收的新式步枪——韩殿春造大盖(因设计者韩殿春而得名)数千支装给邵本良汉奸部队。这时的邵本良子弹充足,其基本队伍多卖国投敌的死硬分子,对抗日军民危害极大。(邵本良后由独立营长升到东边道剿匪少将司令,1936年6月在本溪附近赛马集一带,被我抗日联军第一军包围击伤,所部一千余及他的日本顾问英俊全部被歼灭。邵本良是抗日义勇军的劲敌、死敌,多次参与对抗日义勇军和抗日联军的“讨伐”,深得日本主子信任。赛马集一战,邵本良本人受伤后逃往奉天,渐渐失去日本人信任,成为一只癞皮狗)。抗日总队一个以农民为主体的队伍,部队思想素质差,迷信思想重。早在年初,有一阴阳先生号叫“刘大美人”,又称“大佛像”,自称神算。曾预言说赵亚洲、金山好部在惊蜇打一仗胜一仗,春分后打一仗败一仗。战事偶应其言,一些人对此迷信说法深信不疑。这时,队伍退到下老坎的一个烧胡子沟的地方,一些人迷信思想大发,认为犯了“胡子忌”(因日伪称抗日义勇军为胡匪,不明真象的老百姓也称他们为‘胡子’),进入死地、绝地、斗志顿泄,又遇敌优势兵力,部队大部溃散、被俘。

    赵亚洲仅与警卫刘德子、姚海青等三骑突出重围,逃往抚顺;金山好率二百余骑向西突围,越过辽河,退往法库;方振国率部分队伍突出重围后,回到老根据地开原天桥山。

    白子峰火烧上甸子后,“不服劲”邴桂五率部近千人进入开原、清原边界,与栾法章的第五路军合兵一处;金山好在配合刘翔阁攻占金家屯后,西去康平活动时,与高文彬的第五军团合作,曾被编为第五军团第七梯队。后听说留在开原之余部在关门山坚持抗日斗争,并击毙了伪保安队的日本教官村田岩作,便告别高文彬东返开原。金山好系积年惯匪出身,不愿与友军彻底合作,受人节制,无论和谁合作,都保持自己原部的完整及独立性。与赵亚洲合作如此,与刘翔阁合作如此,与高文彬合作如此,与栾法章合作亦如此,乃至后来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联合作也是如此。

    铁岭、开原日伪闻金山好返回辽河东,分外惊慌,“铁岭四围垒土围,宽高各一丈。”“铁岭夜间戒严……格杀勿论。”金山好东进开原后,经小高丽屯、庆云堡、太平沟退入西丰境内。在此期间,曾与昌图、开原伪警队及日本讨伐队打了几次小规模的遭遇战。金山好部下第三队队长,西丰田富村人王文会(号“靠天红”)在昌图满井站被日军巡查武安捕获。王文会是金山好得力助手,曾参加铁岭劫狱、鸡鸣屯、沈阳之战等。金山好见敌众我寡,不敢恋战,闻栾祛章在清、开、西边界抗日声势较大,遂退往西丰县,进而加入了栾法章领导的辽宁民众抗日救国第五路军。邴桂五,金山好加入第五路军后,栾法章对部队进行了整编。改辽宁民众抗日救国军第五路军为“辽宁中央地区民众抗日自卫军”(当时四平、通辽、辽源、通化中的许多县都归辽宁省管辖,故有中央地区之称)。栾法章自任司令,提出“抗日救国,打倒日本,誓死不当亡国奴”的口号。任命白子峰为副司令,白朴林为参谋长。司令部下设三个旅:第一旅长邴桂五;第二旅长赵子中;第三旅长金山好。此外还编有由吴大法师、周大法师,李大法师领导的武术队(大刀会队)。总兵力达四千余人,分驻于开原、西丰、清原边界一带。

    金山好加入栾法章的辽宁中央地区民众抗日自卫军后,所部编为第三旅。他和邴桂武第一旅一样,虽编入自卫军序列,但均保留原建制,随机性很大。由于金山好部的抗日影响较大,经常处在日伪的围剿之中,所以不得不与日伪展开了旷日持久的苦斗。

    开原日伪政权为对付不断发展的抗日义勇军,调整了统治结构:派石毛保春任日驻开原领事馆领事;任宫内虎夫接替原参事官佐柏高桥为伪开原县公署参事官;调奉天保安第一大队长常守陈接替丁一青任伪开原县长,任汉奸李树田为伪警务局长。调整完毕后即对义勇军展开新的围剿。10月中旬,日伪侦悉金山好部及部分大刀会在尚阳堡(因修清河水库,该村动迁,现已不存在)、孟家寨一带活动,伪警务局长李树田便调驻城西的伪警四中队开往城东,与五、六中队伪军及日本守备队共同向在尚阳堡的义勇军发动围剿,伪警察大队长韩小个子往来指挥,企图将金山好部赶出离县城较近的尚阳堡,以“防止匪贼危害城防”。金山好部及大刀会早有准备,10月“22日,胡匪见日军及警察来剿,乃退至尚阳堡,迨警察队赶到,胡匪乃引大刀队蜂拥而至。”金山好、打天下等与“大刀会联络一致……大刀队手执长刀,头带红巾,作战时上衣脱露,跳跃冲锋,喊杀之声不绝”。“警察队见大刀匪肆(施)其法术,势不可遏,乃分队停战……”使日伪军大败而归,伪警五、六两中队经此一战,伤亡惨重,失去战斗能力。“自尚阳堡兵匪大战以来,五、六两中队备受痛创。”迫使伪军调整队伍,调一、二中队来接替剿匪,“现警务局长及韩大队长为防堵匪帮籍资策应计,乃派二中队驻防榆树堡,派一中队及四中队驻防下肥地之吕家屯一带……”

    开原日伪军警遭受金山好、大刀会重大打击后,求援于铁岭日军独立守备队“协力剿捕”。 “铁岭日军守备队派小枚中尉率队乘车到中固,徒步进攻孟家寨。”义勇军在孟家寨与铁岭、开原日伪军展开激战,由于金山好部装备低劣,子弹奇缺,大刀会战术落后,在敌人机枪、装甲车的强大攻势下激战三小时,人员伤亡较大,被迫撤出战斗。当时《盛京时报》以“日军剿匪大获全胜”为题报道说“……前经城内公安队讨伐数次,均皆败北,幸请日方派队剿捕,已蒙日方许可,由铁岭守备队X X名(实际一百名,该报在此空两格)来开助剿,当时击毙刀匪三十一名,匪势不支,当即败退,因道路泥泞,未敢深进,交战三小时,获大刀、花枪、红布口袋、红布兜肚、珠书、符咒等物甚多,当日午后六时归回,该匪等受此次之败,匪胆已寒,其符咒不灵验矣。”金山好部及大刀会孟家寨一战,虽损失较大,但当时有栾法章主力支持,仍坚持活动在下肥地、马家寨一带,敌伪惊呼:“该匪等竟敢盘据不退,殊属胆大!”

    在栾法章自卫军袭破开原站及歼灭八棵树日军守备队后,日伪为对付义勇军,使出惯用伎俩,强化各区联庄会反动武装,挑拨义勇军和各区联庄会的矛盾,让中国人自相残杀,同时加紧了封锁和围剿,使义勇军游击区域越来越小。1932年12月初,金山好率一千余人到日伪统治较薄弱的西部一、五区活动,伪公安大队长韩小个子尾追至庆云堡,双方展开激战,义勇军在西部还未站住脚,即逢此战,被迫返回东部。日本侵略者为鼓励韩小个子卖力“剿匪”,伪开原县“参事官宫内、宪兵队长齐藤郊迎”韩小个子凯旋归来。

    到1933年9月日伪发动十县大围剿时,自卫军汇集在一起人数也已不多了,由于得不到补给和休整,在清原大孤家子和老坎岭等地与日军交战不利,被迫进入东丰县。1934年春,栾法章化装逃往北平后,金山好率部四百余人与不服劲邴桂五合作,突破日伪重围奋力东进,在袭击了兴京(新宾)县城后,进入海龙、磐石地区,开始与共产党人杨靖宇领导的东北人民革命军合作抗日。并接受杨靖宇领导。1935年5月,金山好率部袭击了日伪盘踞的永陵街。 10月5日,东北抗日联合军(统一战线队伍,非后来的抗联)在磐石成立江北总指挥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北人民革命军二师参谋长丁守龙任总指挥,金山好在指挥部内任青年部长。1936年6月,抗联三师成立后,金山好部编在三师战斗序列内,任三师副司令(三师正式职务无副司令职务,这是一统战职务)在三师中,金山好部参加了冰砬山、弯龙背、松树沟等战斗。千流归大海,辽北义勇军经过几年残酷的抗日斗争考验和锻炼的精华,最终走上了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道路。率队伍转入东边道地区坚持抗日活动, 1937年春在汪清境内与日军作战中牺牲。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