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舍翁的博客

老伴儿是吾妻,电脑为我妾,昼夜陪伴我,生活真快乐。

 
 
 

日志

 
 
关于我

生就一副文弱身,不慕权贵不拜金。一心常向书万卷,诗词文章是知音。退休中学语文教师,兴趣广泛,尤其喜爱文学,喜欢文学创作。愿以文会友。顺便在此声明:本博客除了标明引用的之外,均属原创作品,而且除了《武大郎 后传》是杜撰,其余都是田舍翁身边的真事,只不过为了避免麻烦,隐去了真实的人物和地点而已。不经本人允许,不得转载或作为他用。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田舍翁讲故事(24)  

2012-03-05 19:09:40|  分类: 我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土皇上

       田舍翁的邻村有个生产队的队长,人们都叫他土皇上。土皇上在他们所在的生产队还真是皇上。听田舍翁给你们讲讲他的故事。队里有谁家婆婆和儿媳打仗了,土皇上去了,不问为什么打仗,就是一顿臭骂,什么难听骂什么。直骂得年轻媳妇羞得听不下去,跑回屋里才肯罢休。然后再去骂婆婆,直骂得婆婆也抬不起头,这婆媳的矛盾就算解决完了。联产承包分田到户,他领着众农民,按地块一走,这十条垄是老张家的,那二十条垄是老李家的,就分完了。说起来他在生产队当了30多年的队长,每条垄多长,每块地多少,他心里也十分有数,但是这么分地。大家心里总是觉得不踏实,可是谁也拿他没办法,只得认账。有一年县委书记在他们生产队蹲点,开春备耕的时节,土皇上和县委书记意见不统一,闹了一次冲突。我们东北地区过去都是在冬天把农家肥送到地里,待解冻的时候打一打坷垃,等到翻地前扬到地垄沟里,这样施肥。如果粪坷垃打晚了,被春风吹干了,不但肥力不好,而且影响出苗。那时候东北地区以种高粱、苞米为主要农作物,所以在春天播种之前要先把茬子刨去。按照规律,农村都是先打粪坷垃,后刨茬子。可是县委书记以为,他蹲点的地方,要给全县起个示范作用,所以就主张先刨茬子。土皇上却主张按规律先打粪坷垃。社员们不知道听谁的安排。在生产队的院子里不知所措。土皇上和县委书记争执不下,土皇上终于忍耐不住了。冲着社员们大声吼道:“你们要是让他给记工分,就回家拿镐刨茬子,要是让我给记工分,就回家拿二齿钩(我们这里的一种农具)打粪坷垃。”社员们平时领教过土皇上的淫威,都回家拿二尺钩去了。土皇上转过身来对县委书记说:“你看我们这儿是个点儿,你就蹲下去,要不是个点儿,你就另找地方。”县委书记遇着这么个程咬金,也拿他没有办法,气得坐上他的吉普车一赌气走了。土皇上不只是管自己队里的社员,外人到他的地盘,有毛病他照样管。一次,有个年轻人到他们队里办事,一时内急,就在路边撒了泡尿。被土皇上给撞上了,他拽着这个年轻人的领子吼道:“屯子里男女老少都有,你掏出来就撒尿,耍什么流氓。”吓的这个年轻人百般认错,才算饶了他。土皇上不只是管到他地盘上的人,发生在他的地盘上的事儿他也管。他所在的生产队就在公路边,一次,土皇上没事在路旁坐着休息,看见一个小伙子骑着摩托车带着媳妇上街,不知道因为什么,两口子走在路上拌起嘴来。小伙子停下摩托车就对媳妇大打出手,土皇上看着不公,走上前去吼道:“没王法了呢,打死人不偿命咋的!你再打一下我看看!”小伙子看看土皇上怒发冲冠的架势,还真就没敢再打。土皇上就是这么一个人,看上去不讲道理,但是心中有是非,做法上看上去有些混,心里上谁对谁错分得清。所以他从有生产队就当队长,一直当到干不动事。谁也撤不了。后来人们干脆把土字去了。就叫他皇上。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