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舍翁的博客

老伴儿是吾妻,电脑为我妾,昼夜陪伴我,生活真快乐。

 
 
 

日志

 
 
关于我

生就一副文弱身,不慕权贵不拜金。一心常向书万卷,诗词文章是知音。退休中学语文教师,兴趣广泛,尤其喜爱文学,喜欢文学创作。愿以文会友。顺便在此声明:本博客除了标明引用的之外,均属原创作品,而且除了《武大郎 后传》是杜撰,其余都是田舍翁身边的真事,只不过为了避免麻烦,隐去了真实的人物和地点而已。不经本人允许,不得转载或作为他用。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溪蜿蜒亦潺潺之(二)学前八年  

2015-01-11 11:24:34|  分类: 我的亲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砸琉琉
       我们这里把玻璃球叫做琉琉,圆圆的透明的玻璃球,里面包着不同颜色的鲜艳的彩色的花瓣,常常成为孩子们喜爱的玩具。我小时候曾经无数次想弄明白,那鲜艳的彩色花瓣是怎样装到里面去的,为此我曾无数次细心的观察过这个可物。但是却找不到答案。
       那是我4岁那年的开春,我们家因为并校,搬到王家油坊一个王姓人家住,他家的第五个儿子比我大一岁。我们俩自然成了最好的玩伴,每天打闹在一起。一天,在他们家的外屋,我们俩玩弹琉琉,忽然看到了一把锤子,我把锤子拿起来,把那个带彩色花瓣的琉琉放在一个砖头上,一锤子砸下去,琉琉碎了,却没有看出那彩色的花瓣是怎么装进去的。我的玩伴嘴里喋喋不休的说:白瞎了,白瞎了!我损失了一个琉琉,却没有满足我的好奇心,这个问题在我心里成了更大的疑惑。因为我没有弄明白那彩色的花瓣到底是怎样装进去的。
      晚上大人们都回来了,我的玩伴向大人们讲了我白天砸琉琉的事情,他们家的大人们一笑了之。我的爸爸听了,狠狠的说了句:败家的孩子!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低下头,不敢看我的爸爸。后来,我知道了,那小小的玻璃球是爸爸小时候玩过的爱物,难怪爸爸那么心疼。
      在王家住的一个冬春,虽然我没有弄明白玻璃球的学问。却第一次看到了蜇人的蜜蜂,王家大爷当时养了大约有20左右箱蜜蜂。秋天,我看到蜜蜂入窖(因为东北的冬天很冷,所以蜜蜂要入窖过冬) 。春天,我看见蜜蜂出窖。王家大爷嘱咐我们围观的孩子不要靠近,说是蜜蜂蜇人,还说蜇的严重能死人。那些蜜蜂嘤嘤嗡嗡的在蜂箱周围乱飞,吓得我不敢靠近,却又想看个究竟。我只是纳闷:这蜜蜂怎么不蜇王家大爷呢?
       十年后,我上了农村办的中学,分完班排好座。朦胧中我觉得,我的后座的那个男孩子,怎么那么像我十几年前砸琉琉的玩伴。我不敢贸然相认,因为我俩毕竟那时只是一个5岁、一个4岁的孩子,因为毕竟从分别后我俩再也没有见面,况且我俩已经从4、5岁的幼儿成长为十岁出头的少年,当初本来就不清楚的印象,十年后又能留下多少?何况还有从幼年到少年的巨变?一天、两天,几天过去了,我觉得他也好像老是在观察我,好像对我也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于是我问:你是王家油坊王大爷家的老五吗?他说是。而且他马上就和我回忆起来当年砸琉琉的幼年趣事。从此,我们俩像是久别的兄弟,成了同学加兄弟的好友。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