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舍翁的博客

老伴儿是吾妻,电脑为我妾,昼夜陪伴我,生活真快乐。

 
 
 

日志

 
 
关于我

生就一副文弱身,不慕权贵不拜金。一心常向书万卷,诗词文章是知音。退休中学语文教师,兴趣广泛,尤其喜爱文学,喜欢文学创作。愿以文会友。顺便在此声明:本博客除了标明引用的之外,均属原创作品,而且除了《武大郎 后传》是杜撰,其余都是田舍翁身边的真事,只不过为了避免麻烦,隐去了真实的人物和地点而已。不经本人允许,不得转载或作为他用。

网易考拉推荐

2016年05月24日  

2016-05-24 08:48: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溪蜿蜒一潺潺(二)学前八年(8)
 弟弟走了
        在我和大妹妹的身下,有个弟弟,是1958年生人。我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一生下来就像是营养不良,干瘦干瘦的,大人们都叫他小干儿。
       他留在我的记忆里的 印象实在有限。首先是他的瘦,第二是他的模样很俊,都说是我小时候很好看,但是我觉得我不如他好看。大约是1958年大跃进折腾的,加上1959年我们这里已经开始经济困难了,绝大多数人家不够吃,因此妈妈没有奶水喂养他,每天都是妈妈亲口用嘴把大人吃的饭嚼成糊糊状来喂他。就这样,他艰难的活了七八个月,才会笑。这是他留在我心里的第三个印象,也是最深的印象。俗话说,小孩子三翻六坐九爬,我这个可怜的弟弟,在他短暂的生命里程里,不会翻身,不会自主坐,更不会爬,就那么像襁褓中的婴儿那样平躺着。就是这样他顽强的活了9个月,还是走了。他走的时候,是一天的下午,具体时间我不记得。是本家的三爷把他用谷草包起来,捆了三道茎(我们东北的习俗:小孩子死了,都是用谷草捆着扔出去,男孩子捆三道茎,女孩子捆两道茎。)扔出去的。我看到妈妈哭了,妈妈的一块心头肉失去了,这在一个母亲的心里是多么惨痛悲哀的事情啊!
       弟弟就这样在饥饿中来到这个世界,又在饥饿中离开这个世界。他是不幸的,然而不幸的孩子、不幸的人,在那个年代又何止他一个?弟弟走了快60年了,在这期间,爸爸、妈妈每当看到和他一样年龄的孩子,总是要说,小干儿要是活着,也这么大了。我虽然不能像爸爸、妈妈那样永远不会忘怀他们曾经的这个儿子。但是我也每每想起他,怀念他。25年前,妈妈去世了,去年爸爸也离开了我们。他们二老先后到天堂和他的那个可怜的儿子团聚去了,活着的人,恐怕只有我还不时想起他。因为大妹妹那时只有3岁,估计对他不会什么记忆。他的模样究竟是什么样子,在我的记忆中是很模糊的,只有他的笑容是清晰的。愿在天堂的弟弟永远带着笑容。
       另外,顺便说一下。我们做了一件很对不起这个弟弟的事。那就是我的这个弟弟,在我们弟兄排行中是老二,但是我们却把本来是老三的弟弟称作老二。他人走了,他连在弟兄中应该有的位置也被剥夺了。这是我们全家人的失误——一个不该有的失误。天堂的弟弟,能原谅你的亲人吗?我是不奢求你的原谅的,因为我已经没有这个资格。
        本来是写我的回忆录,但是因为你是我同胞弟弟——一个连正式的名字都没有留下来的弟弟,你生前令人可怜,走了还令人可怜。也因为我们的过失,特此为你作记一篇,以志怀念!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