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舍翁的博客

老伴儿是吾妻,电脑为我妾,昼夜陪伴我,生活真快乐。

 
 
 

日志

 
 
关于我

生就一副文弱身,不慕权贵不拜金。一心常向书万卷,诗词文章是知音。退休中学语文教师,兴趣广泛,尤其喜爱文学,喜欢文学创作。愿以文会友。顺便在此声明:本博客除了标明引用的之外,均属原创作品,而且除了《武大郎 后传》是杜撰,其余都是田舍翁身边的真事,只不过为了避免麻烦,隐去了真实的人物和地点而已。不经本人允许,不得转载或作为他用。

网易考拉推荐

2016年05月31日  

2016-05-31 19:16: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溪蜿蜒亦潺潺(二)学前八年(11)
 目睹雷霹人
        我8岁那年的夏天,去姥姥家,目睹了雷霹人。
        我的姥姥家住在一个叫爽立堂的村子,不过当我记事的时候,村子里的人家都陆续搬走了,只剩下姥姥一户人家。姥姥家住在村子的最西边,姥姥家的房子东边,是几个废弃的老房圹子。房子的西边是一条南北大道。一天的午后,老爷和舅舅去生产队干活去了,家里就剩下姥姥和我。突然,西南的天空起了一块黑黑的雷雨云,眼看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临。姥姥赶紧把鸡鸭圈起来,然又抱了些柴禾,就领着我上炕,坐在窗前看暴风雨的到来。不一会,就听得远处响起雨点儿打庄稼叶子的声响 ,不是哗哗的响声,而是像是有千军万马从远处奔来的撼人心魄的声响。天上的雷雨云已经把大半个天空遮得严严实实,电光娘娘的宝镜不分东西南北的到处乱照,雷公的战车也在轰隆隆的到处狂奔。一个闪电接着一个闪电,一串雷声接着一串雷声,给人一种大难来临的不安。
       就在这时,我和姥姥忽然看见从南边的大道上,跑过来两个人,大约是为了躲雨,奔向姥姥家这个唯一的避雨之处。我和姥姥也替他着急,愿他们快快跑到屋里避雨。这时候狂风夹着暴雨到来了,两个人也随着暴雨同时进了屋。但是衣服已经淋湿了,因为暴雨实在来得太快、太大,也太急了。他们两人进了屋,就分别跨着炕沿坐下来,一个靠炕头,一个靠炕梢。正当我和姥姥看着他们两人的时候,就看见满屋子通红一片,像是整个屋子变成了通红的火炉,同时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大响声,仿佛把整个屋子炸开一般。接着就看见两个人趴在了炕上,哎呀妈呀、唉呀妈呀的大声的叫唤起来。姥姥赶紧站起来,把我抱起来放在了柴堆里,然后把他们扶起来,这时候,我看见他们两个人的胸前,分别有一条斜着的,像是被烧红的铁丝烫了一样的一条伤痕,他们的白色的衣服,也像是被火烧胡了一样。原来是雷神进了屋,把姥姥家炕沿上方的一根用来搭毛巾的铁丝霹断了,落在了两个人的胸前。说来也奇怪,暴风雨在这个霹雷之后,就戛然而止了,转瞬间就风平浪静了。这两个人痛苦的叫了一阵,也平静了,看上去也就是皮肤受了点伤,也没有什么大碍,于是他们两个人离开姥姥家,走了。后来我听姥姥说,他们两个人是后面那个村子的人,一个姓张,另一个不记得了。
       晚上,老爷和舅舅回来了,姥姥向他们述说了下午发生在家里的事,后来,这个故事在姥姥他们附近,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被添枝加叶的流传了很长时间。
       以前,没少听人们讲雷霹人的事故,而且讲得绘声绘色,里面充满了神秘的色彩,还带有因果报应等等迷信的因素。不想,8岁的我,亲身经历了一次雷霹人的事件,也算是三生有幸吧!不过,我却不相信什么迷信那一套东西。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