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舍翁的博客

老伴儿是吾妻,电脑为我妾,昼夜陪伴我,生活真快乐。

 
 
 

日志

 
 
关于我

生就一副文弱身,不慕权贵不拜金。一心常向书万卷,诗词文章是知音。退休中学语文教师,兴趣广泛,尤其喜爱文学,喜欢文学创作。愿以文会友。顺便在此声明:本博客除了标明引用的之外,均属原创作品,而且除了《武大郎 后传》是杜撰,其余都是田舍翁身边的真事,只不过为了避免麻烦,隐去了真实的人物和地点而已。不经本人允许,不得转载或作为他用。

网易考拉推荐

田舍翁讲故事(51)   

2017-12-20 09:43: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戴孝的小伙子 前几天出门,在车上看见一个小伙子的右臂上,带着一个黑袖标,上面用白线绣一个“孝”字,很显眼,不只是这个字在他的身上显眼,他这个人在整个车厢里,也非常显眼。我知道,小伙子一定是父亲或者母亲离世了。他重孝在身,在为父亲或者母亲戴孝。 这样的事,可能是我孤陋寡闻,我已经有相当长时间没有见到过了,至少也要有二十多年。或者说得有四十多年。我记得文化大革命以前,我看见过有为父母戴孝的。那时候城人就像这个小伙子一样为父母戴孝,而乡下人则是在安葬完老人之后,身上的孝,虽然不戴了,但是鞋上蒙的白布(其实就是孝),不能拿掉,要一直带到白布自然脱落,至少也要带一个月。 这样的事,现在很难见到了。是现在的人不死父母了吗?当然不是,是现在的人不讲究这种孝道了,这种风俗被许许多多的人遗忘了。我想,人们丢掉的可能不仅仅是一个袖标或者一块白布,也不仅仅是一种风俗,丢掉的也许还有对父母离世的悲伤和怀念。随着老人入土为安,那份对父母离世的悲伤与怀念可能也埋进了土里。而堂而皇之的去忙生计,忙工作去了,甚至有人饮酒作乐去了。想到此处,我不能不对眼前这个带黑袖标的小伙子肃然起敬了。他还在用这种比较传统的方式,表达着对老人离世的悲痛与怀念,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堂堂正正的做自己该做的事。写到这里,我很惭愧,因为我在我的父母离世到时候,我也没有尽到这份孝心。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